我的梦想碎了!

路过一家足疗炮房,看到门口一个十五六岁的阳光少年,在抽搐哭泣。

我上前问他:“小弟,怎么了?”

他说:“我的梦想碎了!”

我指了指透明玻璃房里性感妖娆布料极少的小姐们,笑着安慰他:“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吧,很快就完事了,对不对?没必要哭的,习惯就好了。”

少年摇头解释:“不是的,我错过了好多站,跟一个白色连衣裙的漂亮女孩,跟了一路,正鼓足勇气上前和她搭讪时,她走进了这里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