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还解释个屁啊!

加班时她的眼睛突然被一双手捂住了。 她说:“经理别玩了。”那双手没松。 她想经理的手没这么粗糙,他亲了她的脖子,她丰腴的胸部在喘气声中起伏。娇嗔着:“王总别闹了。” 但那双手仍没松开,他亲了她的头发松开了手。 朦胧中她见人影远去,剩下办公桌上一个熟悉的保温瓶盛满了汤… 她追了出去:“陈董您听我解释啊陈董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