还是你厉害啊,我的姐!

海啸过,村里漂来了一腐烂男尸,唯有下身可辩!
一村妇看后,说道:“这不是俺男人,也不是村长,也不是会计。”
村姑看了看,说:“这不是俺姐夫,也不是妹夫!”
这时,一寡妇走过来,摸了摸说:“都回去吧,不是咱村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