徒有虚名

世上人常常把鹡鸰鸟比作兄弟。一个迂腐的读书人见了问道:“你的兄弟都在哪里?”
鹡鸰说:“我们从小就是雌雄配对,只有夫妇,哪有兄弟?世上没有公冶长(传说此人精通鸟类语言),因此人们不知我们底细,错把兄弟的名义给了我们。其实我找遍各处,也不晓得谁是我哥哥,谁是我弟弟?”
我听了叹气道:“想不到五伦大义(封建时代伦理观念,即父子有亲、君臣有义、夫妇有别、长幼有序、朋友有信)也有徒有虚名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