宽大为怀

毕加索对冒充他的作品的假画,毫不在乎,从不追究,
看到有伪造他的画时,最多只把伪造的签名涂掉。
“我为什么要小题大作呢?”毕加索说。
“作假画的人不是穷画家就是老朋友。我是西班牙人,不能和老朋友为难。
而且那些鉴定真迹的专家也要吃饭,而我也没吃什么亏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