射雕笑传

全真教大殿外—— 
     赵志敬:“志平你看!那个淫贼又往湖边杀过去了!” 
     尹志平:“我靠,他不累呀?” 
     赵志敬:“可恶啊……一定要把我的北斗大阵全部累死才肯罢手么!?” 
     在乱军中奋战的郭靖:“丘道长这个狗日的!旧城改造也不和我打个招呼,路全变了~~~新大殿到底建在哪里呀~~~~~” 
压鬼岛—— 
     欧阳锋:“这样真的可以救我侄儿吗?黄姑娘?” 
     黄蓉:“相信我。” 
     欧阳锋:“可是我还是有些担心……” 
     黄蓉:“没必要。” 
     欧阳锋:“可是,你不觉得浪越来越大么?” 
     黄蓉:“这么说起来是有一点啊……有什么不对劲吗?” 
     欧阳锋:“是啊,这里是热带,每天午后都会有飓风……” 
     黄蓉:“哎!?靖哥哥~~你看了央视的海洋天气预报了么~~~我没看~~~” 
      
桃花岛—— 
黄药师:“第二场“闻歌击节”的比试,是靖儿胜了。” 
欧阳锋:“药兄,不是我说你偏袒,不过。。。。” 
黄药师:“我偏袒?哪有?确实是靖儿敲的好么。。。。” 
欧阳锋:“是,不过,你用的是他老乡腾格尔的CD,这。。。。” 
黄药师:“哦,是啊。。。。。。蓉儿!蓉儿!爹原来放的那张新疆十二木卡姆被你藏到那里去了?!” 
蒙古军中军大帐—— 
鲁有脚:“郭大爷,干什么呢?” 
郭靖:“想蓉儿。” 
鲁有脚:“别想了,我给你介绍个新朋友——‘双汇’。。。。。什么?!。。。。啊。。。。你是回民?。。。我不知道。。。我真的不知道。。。。哎。。。你他妈。。。你他妈不能打我脸。。。。” 
桃花岛—— 
欧阳克:“悠悠我心,岂无他人?唯君之故,沉吟至今!” 
郭靖:“。。。。。。” 
黄蓉:“。。。。。。” 
欧阳克:“为什么?为什么你喜欢别人不喜欢我?我那一点比不上别人?武功?人品?诗赋?你说啊,你快说啊?” 
郭靖:“。。。。。。” 
黄蓉:“。。。。。。” 
欧阳克:“你说吧,没关系,让我死也死得明白吧。。。。。。” 
郭靖:“。。。这个。。。欧阳兄弟。。。可你是个男人呀。。。我实在。。。” 
黄蓉:“听到了吧!他喜欢的是我!你别再缠着他了好不好?!” 
蒙古沙漠悬崖—— 
马钰:“郭靖,这两头白雕你既然喜欢,就拿回去好好对待吧。” 
郭靖:“好。” 
。。。。。。 
马钰:“郭靖,今天怎么这么晚才上来?你手里拿着锅子做什么?” 
郭靖:“华筝说要谢谢你教我内功,特地做了这草原煨雕。。。。道长?。。。。道长你怎么了?。。。。来人那!。。。。传太医!。。。。快传太医!。。。。” 
桃花岛海外大船—— 
灵智上人:“我们没有看见你女儿,只看见穿绿衣服的小姑娘尸体漂过来。。。” 
黄药师:“天那!。。。。。。且夫天地为炉兮!造化为工!阴阳为炭兮!万物为铜!” 
韩宝驹:“二哥,他在唱什么?” 
朱聪:“哦,好象是土法炼铜的过程。。。” 
灵智上人:“喂,姓黄的,你抓我来放在这锅里干什么?还堆了那么多炭?等一下。。。。你不会是要。。。。救命!。。。。救。。。。” 
嘉兴烟雨楼—— 
郭靖:“丘道长,彭连虎他们真的会来么?” 
丘处机:“当然,想他彭债主也是响当当的人物,不至于失信与我。” 
彭连虎:“湖上雾怎么这么大?左满舵!左车前进三!” 
了望塔上的水手:“前方有冰山!太近了!完了!。。。。。” 
若干年后。。。。 
小女孩:“丘爷爷,彭连虎爷爷他们真的会来么?” 
丘处机:“当然,想当年他彭债主也是响当当的人物,不至于失信与我。。。。。” 
郭靖:“乖孙女儿,别打搅你丘爷爷了,来,爷爷和你玩一会。。。。。” 
桃花岛墓穴—— 
欧阳锋:“都布置妥当了吗?” 
杨康:“全都好了。他们绝对看不出是我们杀的。” 
欧阳锋:“有点不放心,我再去看一下。。。。” 
欧阳锋:“恩?放在他们胸口的纸条是什么意思?什么叫‘这就是叛徒的下场’?” 
杨康:“这个。。。。这个。。。。他们会以为是游击队。。。。欧阳伯伯?。。。欧阳伯伯!。。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