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生读别字

两人为“太行山”的“行”字起了纠纷,一个说读音是“航”,另一
个不服,说读“形”。两人相持不下,便决定赌一个东道,一同去问一
个学究,由他评判。
谁知学究见了读别字的便窝火,打发他们道:“太‘形’山,你对
了。”另一位怨学究不公道,学究回答说:
“你输一次东道,叫他读一生别字,谁的损失大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