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时我才17岁呀

高考体检的时候,我是男生中最后一个念的名字的。后面全是女生。前面的同学都是三人一组进外科体检室的。我独自一人进去时,见体检室屋不大,门口坐着个男大夫,对面是一个30多岁的女大夫,里面靠窗口的是个小女大夫,大概是护士吧。我进门之后交了体检表。那男大夫说:“把衣服脱了。”那是夏天,我只穿一套足球背心和短裤,
我便脱了背心。这时门开了有人喊了声刘大夫电话,那男大夫就出去了。于是那女大夫接着说:“下边也脱。”我脱掉运动短裤,窗边的小女大夫,比我大不多少,接茬了:“快点,后边的等你呢,都脱了。”这样我尴尬地在一大一小的两女医生面前脱光了。然后她们让我做屈膝和蛙跳,接着那女大夫让我再她面前转一圈,再撅起屁股看一下。
说了声“正常”。这样我才豁免穿上衣服,我拿起体检表飞跑了出去。那时我17岁,早就在我妈面前都没这样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