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今三绝

一家门首,来往人屙溺,秽气难闻。因拒之不得,乃画一
龟于墙上,题云:“在此溺尿者,即是此物。”一恶少见之,问
闩:“此是谁的手笔?”画者任之,恶少曰:“宋徽宗、赵子昂
与吾兄三人,共垂不朽矣。”画者询其故,答曰:“宋徽宗的
庇,赵子昂的马,兄这样乌龟,可称古今三绝。”